想象在学位授予仪式时会哭,是因为感慨而哭。但是那天来姨妈,早晨五点多起床,去到现场和同学拍了照片后就疼痛难耐,真是折磨了我一番。吃了止痛药,也许是效果没有立刻见效,又也许是压根就没用。别人一脸开心笑容灿烂在那里拍拍拍,我呢,在椅子上捂着肚子,脸色憔悴,中途实在忍不住了去厕所蹲着,叫同学快轮到我时发个信息给我。集队准备上场时终于止了痛,人说来也奇怪,前一分钟痛的死去活来,在有事要完成时就会突然忘了痛感,大三期末考前痛不欲生,试卷发下来那刻没有了痛觉。
没有人帮我录像或是拍照,想想也是够可怜的,一个同学让别人帮她录,结果录到她和她后面,本来我也就在她下下一个,可惜却只录到主持人喊我的名字,人还没出来呢就停了。在这些大家认为的重要的节点,有个词叫仪式感,可也没人能帮我完成这个仪式感。所以有时候我多希望你在啊,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出现,可能因为我不够好吧,上天才不愿意派个人保护我的弱小。
我其实对感情,说实话,20岁以前很期待,期待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优秀的吗,是我喜欢的吗,是我一直想象的吗。但是如今,20岁过去了,人生也不知道是过去二分之一,三分之一,三分之二还是四分之一,我已经没什么期待了,我人生的那么长的一段旅途你都没有参与,我也没有参与你的。
我再也不去想象或期待你是个多优秀多符合我标准的人,因为我太容易失望了,我要么把你想得很糟要么想得很一般,因为我知道也许以后我遇到的那个你只是迫于年纪或者其他方方面面的压力,并不是因为人们常羡慕的感情。
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你,和你长得很像很像,生活经历也很像,我是相信的。也许此刻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有个人像我一样,也在写同样的情感,不要忧虑,有我在,有你在。
9100 0 1
表情

1评论

孙-潘 2019-09-22 13:52:53
居然还真有人在网上写日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