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局中局》:传播文化最好的法子,是讲个好故事

约稿。

冯骥才老先生有个系列小说,《俗世奇人》,好看。里头有篇《蓝眼》,特别好看。讲古玩行里头一对天敌:看假画的,造假画的。看假画的,“您给掌掌眼!”看清了没上当,高手;看走眼,一辈子饭碗都可能搭进去。

这玩意虚虚实实,尔虞我诈;有虚实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可惜冯先生也只写了一小段,没深写。

为什么呢?因为鉴定这行当,一来水深,二来考究知识含量。

都知道假东西要做旧,怎么做旧?花样多了。

瓷器要仿古,用陈化多年、手揉脚踩得的泥做胚,用石头敲釉求个润,做土锈还不能通体都上,反而显得假——但这个鉴定,不懂瓷釉的,看不出。

仿山水,印章名款一般不会留破绽,就得看笔墨。比如说是王鉴后期山水,但题款书法却是淡墨勾描填浓墨,浓淡不洽,好嘛,假的——但这个鉴定,不熟笔墨的,就难看出来。

欧洲人看油画真假,看画布年岁的有,看颜料的有——17世纪的画家颜料都是手磨,颗粒不匀;后世作假的用机器,颜料颗粒均匀。当然,有些作假的真能找到老画布,把上头原有的画儿刮了,用手磨颜料画了,再重新做旧表面,这就得考验你的眼力和知识了:风格、时间、阶段,都对得上么?

315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