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兔兔日记》2504我的眼睛有了问题

2504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一阴天20℃~13℃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31
整整倒了一整天的雨,今天雨终于停下来脚步,太阳光隐隐约约显现在云层中。
庆兔兔早上去机器人培训班上课。
庆小兔起来看了动画片。
我带着庆小兔去接庆兔兔回来。
四期是庆小兔每次路过都会想起来鱼的地方,自然庆兔兔下课了,庆小兔一样要在这里玩一会。
池塘旁边已经来了五六个小孩子。
这么大孩子只有一个是头胎,其余的都是二胎的老二。
这些二胎的爷爷奶奶一个个年纪轻轻,一个个打扮时髦,他们带的二胎都比庆小兔大,但是他们的老大都比庆兔兔小,他们大部分还在上幼儿园。
当他们知道庆兔兔在金东方上学。
好几个人围过来在问:“上金东方要不要考试,在金东方报名要不要找人。”
一个奶奶说:“我们在报名时候已经到五百号了。”
另外一个奶奶说:“我们家的那个已经是八百号了。”
一个孩子妈妈问:“听说今年已经超过一千个人报名了。”
他们都是有备而来,一个个手里拿着饼干馒头。池塘里鱼不仅不怕人,只要看见有人把东西投到水里,水里的鱼就会蜂拥而至,有一些鱼还会跃出水面。
庆小兔没有带食物,庆小兔只能拿着一根细树枝在水里点着。
我把舀水的勺子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对勺子不屑一顾,庆小兔用手把勺子推开了。
庆兔兔要去小小的游乐场去,庆小兔马上也跟着往游乐场去。
庆兔兔坐秋千,庆小兔也要坐秋千,庆小兔坐滑滑梯,庆小兔也坐滑滑梯。
别的小朋友都比庆小兔大,他们上下滑滑梯还要由妈妈奶奶牵着扶着,庆小兔就一个人扶着栏杆自己上去,自己一个人蹲下来坐在滑滑梯上滑下来。
黄耀虎和晓晓骑着自行车来了,庆兔兔跟着黄耀虎晓晓一起玩,庆小兔跟着后边追也追不上,庆小兔就举着手在后边喊。
午睡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庆小兔下地就来到妈妈的房间,庆小兔爬上大床,庆小兔去掀开庆兔兔身上的被子,庆兔兔干脆用被子把头也捂上,庆小兔马上就把庆兔兔头上的被子拉下来。
庆兔兔还是把被子盖在头上。
庆兔兔说:“我还没有睡好,让我再睡一会。”
庆小兔爬到庆兔兔跟前,庆小兔也钻进庆兔兔的被窝里,庆兔兔的整个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庆兔兔再想拉被子,被子已经被庆小兔压在身子底下。
庆兔兔说:“小九,你还让不让哥哥睡觉了。”
庆小兔摸着庆兔兔的头就是笑,庆兔兔也不能再睡了。
庆兔兔在喊:“外公,小九要看电视。”
庆小兔要看动画片,这也成了庆兔兔看电视的理由,庆兔兔拿起遥控器开始调整动画片的节目。
庆小兔在看《海底小纵队》,其实就是庆兔兔想看的动画片。
庆兔兔今天不上学,庆兔兔的作业也已经做完,外婆让庆小兔做了四十道二十以内的加减法。
庆兔兔下楼去找小朋友玩,庆兔兔下楼庆小兔也肯定要跟着一起下楼。
庆兔兔喊:“乖乖兔。”
楼上传来新兔兔的声音:“庆兔兔,我现在还在做作业。”
庆兔兔按动门铃,庆兔兔去了乖乖兔家,庆小兔只是看着,庆小兔没有要求跟着庆兔兔一起上楼。
我抱着庆小兔来到小区外边,庆小兔不要去小广场,庆小兔用手指着江边。
江边的马路中间被栏杆全部堵死了,只留下一个很小的口子,这是地下通道的出口,一旦地下通道通车,这个口子肯定还是要被堵死。
我们这个居民点一共五个小区,弄不好这里有一千户居民,这么多人去江边的路被堵死了。
没有了斑马线,没有了红绿灯,竟然连一个人行天桥也没有加一个,是不是这些设计人员的失误,还是宜昌市规划局想当然了。
在江边没有一会功夫,就看见紫小兔在江边玩,还是紫小兔外婆带着,紫小兔外婆连童车也没有推,不过就是推了童车现在也过不了马路。
庆小兔想和紫小兔玩,紫小兔看见庆小兔,紫小兔也走过来了。
不过两个人还没有真正的体现哥俩好,两个人更多的是各玩各的。
庆小兔捡石头玩,紫小兔要外婆摘树枝,庆小兔往紫小兔走过去。
紫小兔外婆说:“我们给弟弟一根树枝。”
庆小兔伸出手,紫小兔把手缩了回去,紫小兔把树枝往后扔了。
庆小兔把树枝捡起来,紫小兔又伸出手跟庆小兔要。
紫小兔外婆说:“是你自己不要的,现在怎么又要跟弟弟要。”
庆小兔走到紫小兔跟前,庆小兔把树枝递给紫小兔。
紫小兔外婆说:“你看弟弟多好呀”
接下来紫小兔在找树枝树叶,庆小兔在找石子鹅卵石。
紫小兔一直走在草地里,庆小兔是找到石子就往护坡下边滚,看着石头顺着护坡滚下去,庆小兔用手指着让路人看。
吃完饭,庆小兔要东西,我连着给庆小兔拿了几样东西庆小兔都不要,庆小兔竟然是要布偶,我给庆小兔拿了一个斑马布偶。
庆小兔要我把手放进布偶里,于是一个神气活现的斑马出现了。我的一个中指头指挥斑马的头,其他四个指头是斑马的四肢。
庆小兔用头去和斑马顶头,庆小兔用手去和斑马握手,庆小兔用两个手去握斑马的两个前蹄。
一会庆小兔又把狮子布偶递给我,于是斑马狮子都活了起来,庆小兔高高兴兴地跟着狮子斑马在玩。
我的眼睛实在有一点撑不下去了,从早到晚眼睛就睁不开来,好像眼皮很沉重,眼睛一直处于半眯缝状态。
今天下午带庆小兔出去,我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楚远处的东西,颜色轮廓还能够辨别,细节几乎一点都没有了。
就是熟人走近我,来到我的跟前三四米远的地方,我也只是似曾相识,我只看到别人在和我笑,人脸上的的具体鼻子眼睛模糊一片,我只能通过别人和我打招呼知道是谁在和我说话。
庆小兔睡觉我已经没有再写东西了,因为房间里除了屏幕上的亮光没有其他移动光源。后来改为校对日记修改已经写好的文字,现在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做了。
白天我现在几乎没有再写东西,晚上等我有时间,已经已经完全不能看东西了。
我跟外婆说了。
外婆说:“你说别人蛮会,你是一天到晚都坐在电脑跟前,你不会少写一点东西呀。”
我说:“现在我一天哪里写什么东西了,我一直带着小九在玩,我哪里有时间写东西呀,最多的一天我在电脑上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617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