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自己少年时,最喜爱的景象么?

你还记得小时候自己最爱的,或最讨厌的景色吗?

浪漫主义大宗师德拉克洛瓦少年时,住在大别墅里,享尽荣华:他爸爸是拿破仑帝国里的高级官员,家里装饰带有拿破仑时期风格:大红、黄铜镀金、带有庄严的古罗马风韵,生怕自己不够古典范儿;自然还有埃及元素:拿破仑当年在埃及建功立业,又向来自比凯撒,所以酷爱埃及。

然而好景不长,1815年拿破仑倒台,德拉克洛瓦一家就此败落。时年十七岁的德拉克洛瓦小少爷,就此断了贵族童年,开始面对人生。

克劳德·莫奈年少时,住在海滨城市勒阿弗尔。他爸爸是个开杂货铺的,总指望莫奈在幽暗的杂货铺里,帮自己照顾生意,每天不忘告诫莫奈:你要继承家族的伟大生意——杂货铺!

可是莫奈却爱趴在窗口,看外面的一切:

泥土、森林、果园、树篱、海岬,以及天空和海洋。晴天时,勒阿弗尔的阳光甜浓到可以饮用,铺陈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海岬的折缺和阴影、绿树的起伏和线条,最后,还有在诺曼底阳光下,蔚蓝的、深蓝的、浅紫的、深绿的、浅绿的、灰色的、白银色的,海洋。

保罗·塞尚1839年生在普罗旺斯的埃克斯,并在那里长大。普罗旺斯啊,阳光、大蒜、牡蛎、贻贝、甜酒、薰衣草的世界,埃克斯更是时时沐浴在阳光中:那地方不大,你在哪里,都看得见1011米高的圣维克多山。

伦勃朗1606年生在莱顿,父亲是个磨坊主。某个早晨,伦勃朗在父亲的磨坊里工作,地板上放着一个老鼠笼子——不用问,磨坊老板最恨偷吃谷物的老鼠。伦勃朗听着窗外风车巨翼扇动的声音,嘎巴嘎巴的响动;每当风车翼经过窗口,室内就暗一下子;风车翼闪过后,室内重新被阳光笼罩。

这场景他并不陌生,但那一天,似乎是命运赐福,点中了他的心。在室内时而漆黑一片,时而阳光明媚的变幻中,伦勃朗忽然感受到了一切。长久以来,他学习绘画,都在被教导如何运用线条和色彩,但这一时刻,当阳光在老鼠笼子旁摇曳不定时,他感受到了色彩与线条之外的东西——空气、色彩、光照、空间、位置。

从此之后半个世纪,伦勃朗永远热爱同一个题材:室内光影下的人。他对幽弱的光影下人的形象格外感兴趣。他一辈子不画夸张的强光,只是翻来覆去地,画那些厚实沉静的人物——就像,一辈子在画磨坊里的样子?

370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