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西峡湾去

我告诉先生,过两天要去西峡湾看雪。

先生有些担心,说他长那么大,都没去过冬天的西峡湾。看新闻报道,每到冬天,那里暴风雪频繁,沿悬崖的峡湾公路打滑,很不安全,常常封路,西峡湾居民便也习惯了寂静,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想到先生的顾虑,我便去找马赛,问他感不感兴趣,一块坐飞机到西峡湾看雪。马赛是我搬来冰岛工作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来自德国,从事地图测绘,对于冰岛的角角落落,他了如指掌。

不出所料,还没和马赛说去西峡湾的理由,只说要去看雪,他一口答应。认识的这两年,我和马赛在冰岛有过不少奇怪主题的旅行。

有一次我算了算,沿一号公路环冰岛,二十四小时内可以搞定,问马赛要不要试试,马赛觉得这实验有点儿意思,立马租车,沿途他还等了我一会儿,我在维克镇跳了滑翔伞,第二天早晨九点,我们黑着眼圈,绕完冰岛回到雷克雅未克,各自回办公室上班。

先生知道马赛和我一起去西峡湾,便放了心。在我的介绍下,马赛和先生渐渐熟络,常来我们家吃饭。不知先生眼里的马赛是什么形象,至少在我看来,他是个可靠又奇特的朋友。

马赛快四十岁,从没恋爱过,打算一个人这样过下去。他和我说,如果注意观察,在世界各地都能发现独自旅游,开一辆便宜小车的德国男人。他是其中一员,不打扰别人,也不希望别人打扰自己,宁可一人待着,也不要处理复杂的感情关系。

我扑哧一笑,脑海出现画面,苍茫的冰岛一号公路,一辆辆小车开在路上,保持距离,里面都坐了独自旅行的德国男人,面带满意的微笑。

1134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