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烧了吗?

就巴黎黄马甲事件,说几句吧——因为某些信息源,说得有点乱七八糟的,好像巴黎已经人间炼狱、战火纷飞了。

还没那么夸张。

黄马甲的事,三个星期前就开始有了。

法国人民为了抵制油税,自觉上街请愿;平时该上班上班,周六大家就约好时间地点出来请愿了——时间是周末,地点是八区、九区和十六区的某些街区。

头两次上头反应不大,加入的人也就多了。像上周闹得比较大,所以许多媒体就报导了。

因为请愿的人里掺进了打砸抢的流氓,许多报导读来很可怕,好像巴黎已经崩溃了似的——其实没那么夸张。

巴黎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小。上头说了,黄马甲主要集中在八区九区十六区某几个地方请愿,其他地方,继续过日子——小巴黎二十个区,周边还有许多省。那三个区请愿,其他地方,大家该怎么过怎么过。

打个国内诸位能理解的比方:如果有群众在上海福州路啦汉中路啦那里聚起来,普陀区长宁区的阿姨爷叔大概也还是,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吧?

如果有人民在王府井金鱼胡同附近集中,丰台海淀昌平的老百姓还是照样,周末家里蹲吧?

差不多就这感觉。

像黄马甲活动的第二个周末,是黑色星期五促销。请愿的自管在那三个区的地方请愿,其他地区采购的自顾自采购。

当然了,这次上街请愿的人多,中间掺杂了一批流氓。烧车的也有,砸店的也有。这方面许多店都有经验了,这不香街许多奢侈品店提前上木板了?车和店有被烧砸的,但大致都有保险理赔。

有些信息源夸张说是七万暴徒横行巴黎,确切说,上街的人民是七万,里头掺杂的流氓,大概百分之一二吧?——这不,有四五百号搞破坏的被捉起来了么?

也可能是我见惯了,所以没觉得太吓人——这次闹得看似挺大,但不影响绝大多数巴黎人的正常工作生活,到周一该上班还是上班,地上多了些玻璃渣子。

自从经历过2015年11月13日恐袭之后——熟悉我的诸位知道,那天炸弹在法兰西体育场外爆炸时,我就在球场里看德国队对法国队的球赛——我不太容易被吓到了吧。每逢遇到点事,媒体常爱渲染得巴黎战火纷飞,但老百姓还是过自己的日子。

只举一个体育迷懂得的例子:上周末闹腾完之后,周一就在香街旁的大皇宫,莫德里奇领了2018年金球奖——如果巴黎真的已成废墟了,莫德里奇还跑来领啥奖呢?躲起来还来不及呢。

请愿归请愿,过日子归过日子。

招人恨的是混杂其中的暴徒,人民上街请愿本身,没啥问题,符合程序。

上街请愿是法国人的传统,上半年是铁路大罢工,就折腾过一阵子。毕竟1789年攻破过巴士底的民族嘛。这次请愿也有效果了:这不爱丽舍宫已经宣布,暂停提高燃油税了。

然而上街请愿本身是法国人的权利,爱丽舍宫也是允许的。这次黄马甲的特殊处在于:

以前请愿,大多是工会组织的,比较严密靠谱;这次是普通人民自发的,许多都靠互联网彼此呼吁,所以规模大,但松散,所以里面夹杂了些流氓,搞得声势吓人些。

但终究,爱丽舍宫是允许你上街请愿的——马克龙最多也就能谴责一下趁乱耍流氓的暴徒,他但凡说一句“你们别上街请愿”,这个总统就当不下去了。

我自己不太喜欢上街请愿,毕竟作为普通人,会觉得挺妨碍交通,来去一趟也累;但我还是参加过一次:大概两年前,当时是郊区一个华人被不法分子杀害,巴黎的华人在共和国广场做了一次集合请愿,倡议华人得到应有的重视与保护。

权利这玩意,从来是自己争取来的。像今年夏天,还有支持LGBT的彩虹游呢——那就漂亮多了。

把人民定点定时在巴黎某三个区的某个地方周末请愿、里头掺进了打砸抢的暴徒这一事件,硬生生夸大成一大堆暴徒把整个巴黎搞成了炼狱——这类信息源的动机,细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610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