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便告诉郭襄女侠,我姓张,叫做张三丰

本故事当然纯属虚构。

嗖地一声,一片寒风自山路拐弯处吹来。好生寒冷。再走得几步,又是呼地一声,这风势煞是厉害。

张君宝立住了脚,一摸颔下虬髯,竟是触手生寒,已经冻住了。他不禁哈地一声,心道:“我还道是宝鸡山中寒冷,朔风厉害;看这风色,却是有高手在此了。”

这时是元朝至元二十年,距南宋临安开城降元,已有七年。这年初春,文天祥于大都就义。张君宝这年三十七岁,离少林却也二十一年了。

他身怀绝世内功,然而武功究未大成,常自叹恨:若武功大成时,定当舍命去救文天祥出难。这时他心情郁郁,北游宝鸡,不知不觉便入了山。仰看高峰,俯视流水,正暗思“当年郭襄姑娘漫游天下时,不知是否也是这等心情?”却被一阵寒风冻了胡须。

他好奇心起,绕过山道,却见一片平旷,一个道人正与一个少年女尼交手。那道人双掌呼呼风响,寒气四溢,煞是猛恶;那女尼手持一柄短剑,却哪里近得了道人之身?但张君宝看了一刻,便见出她身形灵动,虽落下风,一时不致便败。再细看时,却吃了一惊:那短剑只七八寸长,平头无锋,乃是被截断的。那正是二十一年前,郭襄在嵩山用过,被卫天望截断、后来何足道也用过的短剑。

张君宝立时便想到:“莫非她与郭襄姑娘有什么瓜葛么?”

那道人招招占先,眼看掌力已将女尼罩住,大喝一声,一掌挥去,眼见必然得手,忽见眼前灰影一晃,跟着便是蓬地一声巨响,道人胸口一震,气血翻涌,连退十来步,只觉一股浑厚无匹的内力扑面而来,直灼得全身如在烘炉中。又惊又怒之下,喝道:“哪里来的老贼?”

张君宝横空跳出,接了他这一掌,也不好受:只觉一股寒气自右腕冲来,直到右肘曲池穴。他这时内力深厚,天下罕有,寻常阴寒武功,他自不放在心上。但这一掌端的了得,他念头一转,心道:“莫非这便是江湖上传说的玄冥神掌?”却听道人喊他“老贼”,张君宝一愣,心道:“老贼是谁?”再一转念,不觉哑然失笑:原来他身材高大,不修边幅,环眼大耳,虬髯如戟,江湖上都叫他张邋遢;虽然年方三十七岁,看去却有四五十许人。无怪那道人错看了他。

张君宝道:“在下武当山一个闲人。道长莫非是以玄冥神掌纵横天下的百损道人么?”那道人道:“不错。我自要杀这小尼姑,你却为何阻拦?”张君宝回头看那女尼时,见她退在一旁,脸色煞白,然而容色骄傲,略无怯色,心中喝彩:“好个有胆识的小尼姑。”便道:“我看她面善,似与我一位故人有旧。天下无化不开的冤仇,道长可否看在下面上,便放过了她吧?”

百损道人道:“你可知她是谁?她是朝廷钦犯的徒弟啊!”

张君宝回头问:“请问尊师是谁?”那女尼道:“家师俗家姓郭,讳个襄字。”

张君宝虽然早已猜到若干,但事隔二十一年,再听到郭襄二字,终究心头大震。他二十一年前与郭襄少林寺一别,再未相见。此后他隐居武当山上,少见世人,只偶尔出山,惩恶扬善,却从来不问起郭襄,偶尔听人说起,便发足奔开。在他内心深处,隐隐这么觉得:不问起时,郭襄便永如他们当年少林寺相别之时,是个十九岁的如花少女了。

415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