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从阿含经聊人类基因之演变

1、

《长阿含经》讲过这样的传说。

世界一度充满大水,没有日月星辰,没有白天黑夜,也没有年岁和四季。一些光音天的众生,福报享尽了,命终生到这里。他们都是化生的,以“欢喜”为食,自带身光,无碍地飞在空中。没有男女,没有尊卑,也没有名字,共同住在世界上,因此叫“众生”。

这时,有“地味”生出,像奶盖一样,凝在地表。众生本来不需要吃饭,“欢喜”就是他们的饭,可以滋养寿命,身体也很轻盈,像风一样。他们看见地表凝出奶盖,就伸出手指沾一点尝尝。一尝不要紧,比“欢喜”好吃多了。“欢喜”看不见摸不着,这东西看得见,摸得着,还是甜的。

第一个吃地味的人,嚼得很香。别人路过看见,也跟着尝,一尝,好吃,大家就都开始吃,而且用手捧着吃。越吃越多,身体就变胖了,重了,飞不起来了。变胖之后,光环也慢慢消失了。

当时还没有太阳和月亮,众生来时自带身光,等吃胖了,失去了身光,世界就陷入黑暗。很久很久之后,出现一场大风暴,把大海水吹向两边,把太阳吹到须弥山的半山腰,绕着天下旋转。

众生看见太阳从东边出来,向西边落去,觉得很新奇,说:这真是人类历史上,特殊的一天呀!

第二天,太阳又从东边升起。有人说,它是之前来过的。有人说,不是,之前那个明明去西边了。第三天,太阳又升起,再也没有人怀疑它就是之前来过两次的东西,而且知道它今后还会再来,就给它取了名字,叫太阳。

众生吃了地味,有人吃得少,有人吃得多,吃多的,就变得笨重粗糙,吃少的,相对光润轻盈。众生本来长得都很好看,慢慢地,有人因为吃太多,就变丑了。大家开始议论谁更好看。在攀比论争中,地味渐渐耗竭了。

众生发现地味没有了,聚在一起,懊恼无比,捶着胸口痛哭:地味没有了!今天真是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呀!

哭累了,有人发现地上结了一层皮,像薄饼。当然,他们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饼。有人就抠下一块,放进嘴里尝尝,虽然没有地味好吃,也还香喷喷的。从那以后,大家就抢着吃地皮,吃多的,更丑更胖了,吃少的,皮肤相对好些。大家又开始攀比。在攀比中,地皮也渐渐耗竭了。众生又痛哭:地皮没有了!今天真是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呀!

地皮吃完,又有地肤生出来,比地皮还粗糙厚实,大家又吃,容貌又分化,慢慢地,地肤也吃完了。众生又像以前那样,捶着胸口痛哭:地肤没有了!今天真是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呀!

地肤耗竭后,地上又长出粳米,没有糠,也没有秸秆。众生尝尝,发现米也能吃。米吃多了,身体更粗糙了,也有了男人和女人。

男人女人彼此看见,有了欲望。某天,一男一女偷偷交合了,大家很生气:怎么能干这种事!今天真是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呀!

男的就后悔了,说:我干了不该干的事。说完趴到地上,要找地缝儿钻进去。女的就来送饭。人家就把女的叫做他妻子,于是就有了夫妻。

从那以后,大家发现,男女之事还挺舒服。于是,越来越多人开始行男女之事,为了不让别人看见,就盖起了房子。于是就有了房子。之后,再有众生到世界上,就是从母胎出生了。

一开始,粳米不用种。早上收,晚上就成熟,晚上收,早上就成熟。突然有一天,有个机灵的人想:我天天收割,不累得慌吗?干嘛不一次收割两天的呢?

第二天,邻居喊他:走,收割粳米去。他笑眯眯地说:我提前存好了,你想去就自己去吧。邻居想:好家伙,居然提前存两天的粮食,那我岂不是可以存三天的?这家伙一看邻居存三天的,就存五天的。大家就抢着把粳米存到家里,越多越好。因为过度收割,地里再长出米,就带糠了,不仅长得慢,还有枯秆了。

众生看见糠和枯秆,就聚在一起,懊恼痛哭,捶着胸口说:今天真是人类历史上的灾难呀!

大家都想多存一点米,但米不够,怎么办呢?就商量,干脆把田地分了,自己只能吃自己地里的米。大家都觉得是个好办法。

再后来,有人把自家的米藏起来,跑到别人地里偷米。大家发现后,非常生气:怎么能干这么不要脸的事呢!以后不要再偷了!然后把他放了。——为什么放了?因为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惩罚”,世界上还没有“惩罚”。

那人被放回去,并没有改正,还接着偷。再被逮住,失主就用手杖殴打他。这是“惩罚”第一次在世界上出现。失主说:他偷东西!小偷说:他打我!众生听了,悲伤痛哭,捶着胸口说:世界怎么变得这么糟糕!我们彼此之间都开始互相伤害了吗?

从此以后,众生开始因为种种不均争论,都说自己有道理,因此需要有人裁决。于是,就出现了定夺是非、赏善罚恶的王。王出现后,阶层也渐渐分化出现了。

2、

是不是所有的世界都遵循这样的模式呢?

不是。世界是缘起的。因为众生的行为,世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上面举的,只是南阎浮提的模式。假如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发生了不同的故事,就会形成不同的世界。

如果众生在吃粳米时,没有一个人率先囤积,那么,往后的一切,都不存在发生的机缘。依循那样的模式,就是北拘卢洲的世间。

直到现在,北拘卢洲,土地还是自然长出粳米,没有糠秸。北拘卢洲也有男女,但没有夫妻。男女彼此碰见,心生欢喜,男的就会盯着女的看,然后离开,女的就跟着他走进树林。如果两人是近亲,树就不会垂下枝叶,两人就各自离开。如果不是,树干就会弯曲下垂,用枝叶包裹出一块空地,他们就随意娱乐。或者一天,或者两天,最多七天,各自散去。女的就怀孕了。七八天后,生出婴儿,女人把婴儿放在路边。路人经过,伸出手指,婴儿就去吮吸,从手指中流出奶,七天之后,就长大了。每人都活到一千岁,不多也不少。命终时也不会有人悲伤哭泣。

这些故事,是在科学很不发达的时代,为适应众生的根机而宣说的。今天去读,是应当抉发深意的。比如说,女人把婴儿放在路边,并不意味着母亲不慈悲,而意味着,每个有情的成长,都依赖于众人。在北拘卢洲,每个众生,都是自己的父母,每个有情,都吃过众人的奶。每个路人都天然乐于助人。北拘卢洲的一切有情,都是货真价实的“人民的儿子”。他们从来不会互相残害。

北拘卢洲虽然人分男女,虽然有欲心,但总能保持在合理范围内,一不违反伦理,二不存在彼此占有控制的想法。因为这些,北拘卢洲的人清净长寿。不过,那也只是相对南阎浮提而言。况且,北拘卢洲听闻不到佛法,实在不能说是好地方。之所以没有佛法,是因为北拘卢洲染著很轻微,苦也很清淡,众生对解脱的要求不迫切。

3、

话说回来,接着第一部分的王说。刚开始有王的时候,王还是勤于政事的,社会还不错。后来某一代,王放逸了,世间就开始出现贫困、侵夺,和盗贼。

盗贼被抓住,送到王那里,王问:你是盗贼吗?盗贼说:是,我太穷了,活不下去,只好当盗贼。王就从库府拿出些财物,对盗贼说:你用这些去供养父母亲族,不要再当盗贼了。

其他人听说,有人偷了东西,国王竟然还给他财物,就也去偷。被抓住,国王问明情况,也给了财物,让他不要再当盗贼。

接着,更多人效仿。国王就想,我见盗贼贫穷,给他钱,以为可以令盗贼消失,没想到盗贼更多了。我只好用严厉的手段了。于是下令把盗贼套上枷锁,游街示众,再送到旷野受刑。

其他人看到,害怕了,心想:假如我被抓了,不也是这样的下场吗?他们就准备了刀剑弓矢,互相攻劫掠夺。就这样,从贫穷生出劫盗,从劫盗生出兵杖,从兵杖生出杀害。众生因为杀害,颜色憔悴,寿命短促,渐渐从平均寿命四万岁减少到两万岁、一万岁。

寿命一万岁时,有人偷盗被抓,国王问:你是盗贼吗?他说:不是。在这之前,众生是不撒谎的,没见过撒谎,也不懂得撒谎,身上没有撒谎的基因。一次偶然,出现了第一个撒谎的人。尔后,撒谎就开始在众生中蔓延,迅速侵占所有众生,不撒谎的众生就活不下去了。此后,生出的每一个人,天然就会撒谎。

因为妄语,众生寿命继续减少,到一千岁。一千岁时,众生中又第一次出现两舌、恶口和绮语。如同先前地味、地皮、地肤的消失一样,总会有新事物在因缘聚合下出现,甫一出现,世界和众生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虽说一切新事物的出现,都是众缘和合的结果,但在每一次因缘聚合中,有情的贪嗔痴,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阿含经》用了很多在今天看来绝不可能的传说,来解释世界何以是现在的样子,众生何以是如今的状态。如果能充分考虑佛陀是对着两千多年前恒河流域那些完全不具备历史、地理、生物、化学知识的人宣说这一切,就不难透过这些故事,体会到佛陀不厌其烦反复开示的如下谛理:

一旦某种手段,能作为竞争优势,令个体胜出,淘汰异己,这种手段就会迅速复制蔓延,扩展到整个群体。随着异己被淘汰,它的竞争优势也消失殆尽,而众生共有的世间必因竞争加剧变得更加苦迫恶劣。存活个体的福祉,也因环境的逼迫,下降到更低的水平。

看上去的唯一例外是,存在难以复制的竞争优势。对个体而言,最难复制的优势莫过先天禀赋。不过,一切法无自性,从根本上讲,完全不能复制的东西是不存在的,一切都可以复制,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当作为先天禀赋的基因被复制时,那些看起来能令个体变得更好、更强大、更具备竞争力的基因,唯一的结果是在众生中普遍流行,令竞争加剧,从而令一切有情的生命充满更多痛苦与逼迫。不可能有第二种结果。就像创业公司的烧钱大战。彼此皆以超出对方为胜,正以这种共识,互相缠斗,凝结成彼此更深的痛苦。《阿含经》中,众生寿命减少,原因正在于此。

当然,众生寿命不会永远减少下去。因为两舌、恶口和绮语,人寿减少到五百岁;又起非法淫、非法贪、邪见,人寿减少到三百岁、二百岁,乃至十岁。十岁时,世间再也没有十善的名字,唯有十恶充满。众生竞争到极为惨烈的地步,辗转相害,刀兵劫起,一切草木,皆成戈矛。

仅有极少数不愿参与竞争的人,远远躲入山林,发愿说:希望你不害我,我不害你,各自靠草木根茎活命吧!因此躲过残害,七日之后,从山林走出,见到他人,互相欢呼说:你还活着!你还活着!由此情同手足。

幸存的有情再也没有其他亲人,彼此互相依怙,不再残害,寿命从十岁增至二十。又因为不盗窃,寿命增至四十,不邪淫,增至八十,不妄语,增至一百六十。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增至两千,不悭贪,增至五千,不嫉妒,增至一万。乃至尽行正见,灭不善法,孝养父母,敬事师长,寿命增至八万岁。此际有佛出世,名弥勒如来,人间转成净土。

令一切众生福祉增加之因,在不贪、不嗔、不痴。这些是无法以先天禀赋的形式,贮存在基因里的。唯能通过后天修行获得。为什么?因为基因之所以是基因,就是由于它的目的是被复制、留存。留存自身,淘汰异己。所谓“好的基因”,是指更有竞争力的基因,更能令自己繁荣与蔓延的基因。但正是这一点,反过来令自身遭受更剧烈的苦迫。

佛陀曾经对一位丧失六个孩子的女人说,你不要悲伤,你看那些互相缠斗的众生,如果往上数,你会发现他们都来自同一个祖先。那位祖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孩子们要这样互相残害。如果你的孩子活着,孩子又生孩子,看起来越繁盛,他们之间互相伤害得就越深。

归根结蒂,自己与众生是一体的。那个虚妄的、假想的自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一切胜负,都不过是固执于“我”而产生的妄想。你不可能真正战胜别人,因为别人就是你自己。你也不可能真正战胜自己,因为自己并不存在。

然而,佛陀还是会宣说如何自利。佛陀所觉悟并开示的一切,归到根源,无非是:自利与利他是完全统一的,毫无二致的。这即是如如不动,这即是平等法身。在绝诸对待中,没有一法比一法更高,此即无上法,亦即平等法。真正的自利只有一种:利乐有情。自身亦平等摄藏在有情之中,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利乐有情的结果,从自他上看,是没有胜败的,没有高下的,然而,国土就这样被庄严了,清净了。真正自利者的出发点从来不是一己的胜出,而是如何令邻人、令一切人、乃至令一切有情,得到更多福祉,处在更清净庄严的刹土。一切言行举止,在发出之际,都本着尊重一切有情、随喜一切有情、赞叹一切有情而起,遂在落脚之处,能令自他俱臻于无上的圆满。

924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