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养猫记

今年我结婚了。

结婚以后,不再续租位于雷克雅未克大教堂山脚下的尖顶小屋,搬到了他的公寓。我们住在距离雷克雅未克十分钟车程的镇子,是个安静的居民区,几乎见不到游客。有一天吃了饭,在北极圈极昼的阳光底下散步,一只猫尾随,毫无征兆,突然躺倒撒娇。我们蹲地上,和猫玩了一会儿才回家。

他说他想起小时候养的猫。五岁时候,他和双胞弟弟过生日,妈妈拿出一个裹了大红色包装纸的礼盒,提醒打开时候要小心。盒子不大,差不多一双运动鞋的鞋盒大小。当他们轻轻剪开包装纸,掀起盒盖,灯光照在两只熟睡的小白猫身上,毛茸茸的肚子一起一伏,他和弟弟一人抱起一只,晚上睡觉还搂着。

他告诉我,每个人拥有的人生第一只小猫,那画面会永远记得。遗憾的是,我从未有过猫,他说的这些,我无法感同身受。漂泊的这些年,除非有天我愿意在一个地方停留,才会养一只猫,给猫一个家,一个名字,而且必须是橘猫,胖胖的,冬天时候我裹着毯子看书,窗外下雪,猫在沙发角落打盹,我把腿伸过去,蹭蹭它圆滚滚的肚子。

9120 1 0
表情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