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是年轻过来的,别随意对一代人指手画脚

我偶尔会去巴黎丁香园咖啡馆,吃得到一些神奇的菜式。

鱼肉打成泥之后的肉丸,吃来松软得惊人,仿佛土豆泥一般顺滑柔腻,但又分明有鱼肉味;大概是条每天吃高热量、根本不游泳、一身脂肪、在沙发上看电视时安然去世的鱼拿来做了肉泥吧。配的南瓜酱加了酸橙汁与盐。南瓜酱厚润,酸橙汁则在味道的尾端微微一提,像是听了一篇扎实的报告后,忽然补了个可爱的笑话。牛排的配菜是土豆泥与奶酪混合揉成,吃起来仿佛年糕:有土豆极细微的颗粒感,有奶酪的顺滑,真奇妙。

丁香园咖啡馆室内,一位老先生弹钢琴,琴上一杯酒,弹一段儿,停下来啜一口酒,摆摆头,继续弹琴,晏殊所谓“一曲新词酒一杯”,不过如此。我第一次去时回头看看,对他举杯称赞,他看我是中国人吧,就从舒伯特转而弹《月亮代表我的心》,装饰音很花哨,我听得一愕,看他老顽童地笑,不知怎的,我也笑得停不下来。

947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