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好就好在雄健喧腾中的一缕阴柔幽微

众所周知,审美这玩意是无法规定的,很个人的取向:我喜欢健美黝黑,你喜欢白皙柔弱,各有所好,很难左右。

众所周知,正是多种审美观的不停变化碰撞,引发了艺术上的潮流变革。

在中国,则唐有大小李与王维的风格区别,五代那么短还有荆关董巨各自风格大异,宋初花鸟都有徐家和黄家风格之别,元四家不提,明时董其昌还专门闹出了南北派之争。

在欧洲,则理性的文艺复兴之后有变形的矫饰主义,进到华丽的巴洛克与端正的古典主义对抗,再秀雅的洛可可进到宏大的新古典主义,再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和印象派与新古典学院派大战,在斗争中催生了现代艺术。

至于审美的柔媚化,也不奇怪。从历史上看,承平日久,审美柔靡,那是历史趋势。

历史上大多数柔媚审美兴盛时,比如日本宽政年间,比如中国北宋宣和年间男人戴花的喜好,比如法国的洛可可,那都是太平盛世的体现。

现在大家回看宋朝的花鸟、明朝的山水仕女,是不是也觉得有些脂粉气,不够爷们不够阳刚?

然而那就是经历过太平之后,文化自己发展出来的玩意。

850 0 0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