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又是星期一

CHN-α 2018-10-22
20505
我开始对某个频率的键盘声感到恶心了。或许正是这样的:世上的事物在大多数人身上引起的情绪乘以几倍或者更多,就是我这里感受到的情绪的强度。
然后是,明天下午要交的作业还没写完。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每次我发情的时候,我会想要钻到她的身体里;我是说,我会想要紧紧地抱住她,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两个人融合到一起,就像把两个泡泡糖捏在一起、分不清二者那样的原理。
应该是在《性学三论》上,我看到了这样的观点:将相当多的行为的动力、艺术上的美的本源归为性。不太能记得清了,毕竟这本书我也没有多么认真看;我忽然他所指的性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或是与我日记中相似的那样的意义上的了;基本是另一个更深层的东西。奇怪他为什么不另外起个名字,而要使用已经被定义了、甚至这定义已经很麻烦的一个名词。
431 1 0
表情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