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间弥生:所有的标签都指向同一个答案

标签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物。

我们之所热衷于给世间万物贴上标签,是因为它可以快速构建出初步印象。换言之,当一切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我们才会感到安心。

这恰恰正与大众如何看待草间弥生一致,在不同人眼里,她可以是“波点女王”,可以是“精神病人”,甚至可以是一位“不好惹的怪婆婆”。

但在我看来,草间弥生更像约翰·纳什,那个《美丽心灵》里著名的疯子。

草间弥生,不仅仅只是草间弥生。

在草间弥生出生那年,日本迎来经济大萧条,但草间的家族却并未受到波及,她的童年较之同龄人要富足得多。

尽管衣食无忧,但幼年时候的草间弥生,便开始饱受精神疾病的困扰。即使是坐在花园里,她也会看到堇菜花上浮现出表情开始讲话,声音越来越大,大到她捂住耳朵也挡不住。

幻视和幻听让她第一次拿起画笔,试图去对抗这种状态。花朵和植物第一次出现在她的作品里,它们往往都充满了侵略性。

与之相对的,草间弥生的童年生活并不美好:父亲寻欢作乐,而母亲因此长期歇斯底里,这无疑加重了草间弥生的病情。

被撕掉画布,被派去做苦工,甚至被关押和肆意打骂。

资本家的女儿是不被允许当画家的,尽管草间家经常赞助画家,但那只不过是为酒会增添谈资罢了。

她一度想要自杀,多年以后,这段经历经她复述时充满了魔幻色彩:

“企图卧轨自杀的我,因为(身体)太小太轻,被风吹了起来。”

当时草间弥生患上神经视听障碍,在她的视野里,永远蒙着一层斑点形状的灰色帐幕。她把这些斑点画了下来,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自己完全融入进去,成为了斑点的一部分。

这就是草间弥生波点系列作品中的一个重要概念—— “消融”。

而在草间弥生作品中常常出现的南瓜,则来自于她在19岁逃课期间的创作,她喜欢南瓜稳重的状态,“看着就会觉得精神安定”。当时的她,经常用一个月的时间画完一个南瓜,其中有好些日子不吃不睡。

童年自杀未遂时的那股怪风,在多年以后又吹起了草间弥生。

140 1 0
表情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