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压力应该来自正确的方向。

任何时候都应该有压力,这压力应该来自于对人生的梦想,无限可能的渴望。
而不是资本家脚下搬砖工人赶工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