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念

最近总是频频看到各种关于死亡的大字标题,做成各型加粗字体飘在最显眼的地方,像悬在头顶的利刃,警戒世人。或许以前也如此,只是我不曾关注。

起因是什么,是乔任梁的自杀事件,还是那个关于死亡的梦中的我的绝望。撕心的呐喊,红肿的双眼,不停歇的泪水以及深深的恐惧。看见死亡,无能为力,我才强烈意识到,原来我即将成为一个医生。

即便现在的医疗行业收支不成比,即便可能宽大的白大褂随时会染上自己的鲜血,即便大众不理解不体谅,我都未曾真正考虑过放弃。不是因为什么冠冕的救死扶伤理论,救死扶伤是责任和道德要求,却不是我走这条路的理由。

看到一个医学公众号首推的一篇文章,大致讲述的是一个高年资的副主任和晚期肺腺癌抗争的案例。医者不自医,他花费了一切积蓄,用着高科技下最新的进口药物,却依旧只活了18个月。作者言辞客观,却不难看出他对于这个社会的失望和抱怨,为什么一个工作20年之久的高职医生却不能轻松的给自己看病送终?

这有什么值得拷问?有钱有权有地位却死于疾病的人屡见不鲜。医生又有什么值得特殊?

适者生存,在重大疾病面前手术或者药物只是治疗手段,只能提高人类整体生存的概率,科技不是万能。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抗拒和恐惧,“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家人朋友儿女父母……”、“我不想死……”这种强烈的想法会极度刺激我们的肾上腺,激活并且逐级放大我们的求生欲。我们紧紧抓住一颗稻草,也不管它牢靠不牢靠。

为了治病,只有拼命赚钱,赚再多的钱却依旧负担不起高昂的治疗费用。恶性循环,最终留下的除了自己形销骨立的身体,就只有一大笔债务。

说一句不恰当的话,或许会被口诛笔伐,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死亡真的有那么可怕?死亡的真正原因其实是你终究无法适应这个生存环境,你的基因决定了你被物竞天择,你不是在和疾病抗争,你是在和自己的基因拉锯,负隅顽抗,失败和死亡早已注定。

可怜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可惜不可惜只不过是别人无关痛痒的喟叹。假装自己还活在那个得个伤风都会死人的年代,或许就觉得患了肠痈没死好幸运。

不过分依赖任何辅助生存手段,就不会人财两空。
3528 1 0
表情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