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

前几天,为了忘记某些让人难过的事,我扔了个瓶子在大海里。自从手机有了越来越强大的功能之后,我已经两年没有使用过电脑,也就两年没玩过瓶子了。刚刚好碰见了两年前打捞我瓶子的人,试着回应了一句,问对方还在不在彼岸,ta回曰:“我一直都在啊”。突然心生感动,两年的时光,陌生人还在那里,也不知已经捞起和扔出了多少瓶子了。
两年前,我开始玩瓶子的时候,大家都还只是小心翼翼地说着你好,偶尔扔个心情瓶,抱怨一下目前糟糕的困境,也总是会有一大帮热心的人发来安慰和鼓励。而现况……就因为我连续几天在线,有个聊得还算融洽的瓶友问我是不是每天都在约炮……我无言以对。本想删除了事,最后还是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大段关于我对于现代女孩性关系混乱和性行为随便的严厉批判和极度鄙视。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可真令人恶心和窒息。
实话讲,我对于男女关系的认知还停留在那个私相授受就要浸猪笼的年代。说起来可能会令人大跌眼镜,尽管我本人的言辞看起来颇为黄暴,也会用更黄的笑话顶回去男生的调戏。但也只是个口头派……如今口头派快占据这个星球了吧,比如,大家在群聊时,一个比一个活跃,恨不得从屏幕里蹦出来拥吻你,面基了之后,却是比含羞草还要让人心疼,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怕一旦提高音量,对方就会立马掉金豆子。回到刚刚说的,我更多时候也就是口头上说说(医学生大概普遍偏黄,毕竟熬夜真的很容易肤色暗沉,而你可能真的无法想象我们的书是有多厚。),严格意义上讲,我甚至无法接受婚前试爱。
瓶友,哦,就是两年前那个。说:两年前碰到过,现在又碰到过,这就是缘分。遂,问我加QQ……我着实是不太情愿的,倒不是对方人如何,毕竟我们只是两年前打过招呼而已,甚至彼此给的都是网名。只是我可能也玩不了几日,而且电脑还是借朋友的,况且我又不愿意删除QQ或者微信里面的朋友,一般都是躺尸,等着别人清除我。所以拒绝了一次。
后来又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我说正值毕业时期,漫漫世界,无数个方向,不知作何抉择。ta问我要不要回家乡,恩,是的,我们是老乡。睡前ta又邀请和我加为好友……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了。其实我经历过很多类似的状况,无论是游戏里还是微博上,本来单线联系或者群聊的时候大家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一旦形成了某种更为固定的联系之后,就开始彼此都无话可说了,于是就在彼此的列表里挺尸,话多的人,每天发点动态,你还能点个赞或者附和夸奖几句,沉默的人就真的是沉默进深海里了。其实,我是个挺矫情的人,不喜欢打电话,不喜欢发短信,不喜欢现代速成形式的聊天节奏,反而喜欢互通书信。也曾在好友里招募信友,但一直未有回音。估计大家连发邮件都觉得打字麻烦,更别说这种不确定因素颇多的古老模式了。
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吧。就自己给自己写点东西好了,写在本子上容易被弄丢,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这个网页也会关闭了。
9365 1 1
表情

1评论

俞海 2016-05-31 22:09:09
互通书信的交流方式现在确实很少了,以前高中有这样和别人书信来往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1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