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了色彩,这个城市把黑白灰变成了自己的颜色


为何纽约的设计师偏爱用黑白灰为主色调来成为一风格?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有举得出证据的答案,只能谈一些我自己的感受。

如果要转载去别的媒体,或者做商业用途,要事前征求我的同意哦。

 

关于这个题目,首先,我想到了 Woody Allen 在 1979 年拍的影片《曼哈顿》。

在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彩色片已经不是技术问题,那么 Woody Allen 这样的大导演选择把《曼哈顿》拍成黑白片,一定是出于艺术设计的考虑。

我看了一下他的一个采访,问他为啥要把纽约拍成黑白的,他说,他从小的记忆里,纽约就是黑白色的。原文:Allen decided to shoot his film in black and white because that's how he remembers it from when he was small. "Maybe it's a reminiscence from old photographs, films, books and all that. But that's how I remember New York.

他提到的,纽约从旧照片、老电影、书籍里感受到的就是黑白的。

所以这部电影是一个印象派的纽约,是一个私人记忆里理解的纽约。reminiscence(旧事,回忆)这个词用的真是好。

从《曼哈顿》的海报,标题设计都可以看出纽约的气质,黑白灰的主色调,城市的建筑、大桥、风景线,都是纽约的标志。

我不得不说,如果我不去认读 Manhattan 这个词,但从这个字体形态的设计上看,我也 80%地能猜到他是纽约。

 

那么,关于纽约是黑白色的这个观点,或者说印象,我是同意的。

纽约这个地方,我去过四次。第一次是 2008 年的 8 月,最近的一次是 2014 年的三月。

不得不说,在这几年间,通过几次拜访,纽约在我心里的样子一点儿也没变。

我仿佛每次去的纽约都不是一个具体的、物理的、真实的纽约,而是一个我理想里的、被传媒化了的、被解读后的纽约。

那么这个纽约长得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回想了一下我脑海中对于纽约的具象化记忆,浮现出的是以下几个照片/图像:

首先是摄影师 Charles C Ebbets 1932 年的著名照片是Lunch Atop a Skyscraper Poster

赫本在第五大道 Tiffany 橱窗外吃牛角面包的场景。

位于市中心的纽约中央车站,这张照片摄于 1930 年。

还有 Cindy Sherman 的成名作,Untitled Film Stills,在纽约的街头。

还有,老版的金刚,占领帝国大厦。

这么细想起来,这些关于纽约这座城市的视觉记忆和理解还真的都是黑白的呢。

虽然《蒂凡尼早餐》这部电影是彩色片,但我总觉得它是黑白的,也许是因为赫本的小黑裙,也可能是后来流传甚广的照片海报都是黑白的吧。

所以,我觉得是不是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对于纽约这座城市的印象都是黑白色的,所以黑白灰的色调最适合纽约。所以一谈到纽约风,就自动转换成了黑白灰的色调和主题。

因为我自己不是学设计的,没有专业背景,只能提供自己记得起来的设计范例。Project Runway 我是每一季都看了,其中有很多集设计师的主题任务就是“以纽约这座城市”为主题,设计衣服。

其中有两套设计我记得很清楚:

第一套,是一个男设计师给百老汇的一个剧团设计的舞台服,我记得这个设计得到了那一集的冠军,从图案的设计上就可以看到纽约标志性的 skyline,城市风貌此起彼伏,金属感的材质也体现了大都市的感觉。我觉得挺好看的。

第二套,是一个女设计师以纽约为主题做的高级定制。她坐着观光大巴在城市里绕了一天,照了很多相片,最后发现自己喜欢的都是建筑的细节,尤其是一些老旧的楼房上,在战争时期留下的黑色、灰色的、斑驳的痕迹,夹杂在新楼的缝隙里,她觉得很美。所以,她选择了一种很厚重的、灰色的羊毛料作为裙子的主体,而且还故意抹黑、晕染了裙䙓,制造和模仿了她看到的旧楼房上的痕迹。而上身的菱纹格皮质材料就体现了一种现代化的、摩登的、都市的感觉,而这种极简主义的几何图案也代表了现代艺术的主线。

我觉得这个设计的感觉很对,灰色的主体,故意的染黑,都呈现了一种城市的历史感和厚重感。而上身的摩登都市气质正好在老旧的灰色基地上凸显新风尚。

再看看这两个设计,色调都是黑白灰的范畴。

我相信大家如果去搜搜其他 Project Runway 里纽约主题的设计,色彩也应该都是黑白灰为主的。

 

那么到底是纽约先是黑白灰的人们才如此记忆她的;还是人们这么理解她的,所以她在设计里被描绘成了黑白灰?

下面来一点干货。

也许这个现象可以用鲍德里亚的“仿像”(Simulacra)理论来解释。

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是法国七十年代之后一位思想界的重要人物。他几乎推翻了法兰克福学派在二战前批判资本主义大众文化的理论方法,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分析高级资本主义的消费文化的意识形态。

在一个后资本主义的生产环境里,一个产品的符号资本、或是象征意义已远远超过了它本身作为一个物件的使用和消费价值。这种视觉层面的符号资本,就是鲍德里亚所说的“仿像”(Simulacra)。

鲍德里亚在他的“仿像”(Simulacra)理论里一直在解释“超现实”(Hyperreal)和“仿真”(Simulation)的概念。他多次强调在后工业时代的消费社会里,商品的实用功能意义正在趋于消失,商品的“仿像”文化消费则占居了消费行为的本质。人们喝的不再是百事可乐的味道,而是消费自己在喝百事可乐时的形象;年轻人不再是需要时尚服装的保暖或舒适功能,而是在购买着自我个性展示的资源;人们观看的电影也不是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挽歌,而是在消费自身投射在那个形象、那个年代里的假想,甚至是在购买一种文艺情怀和怀旧情愫的体验,把电影的本身转化为自我感受的表达,甚至最终将它幻化为包装自我精神世界的谈资。

如今,人们在消费一个事物时如果还只是在购买它的功能实用性,那就必须面对一个事实:承认一种物质消费和为了实现物质消费而工作的虚无感。这种为了物质而燃烧自我生命的虚无感是令人恐惧的。于是,现代文化的心理便在潜意识里努力将现代文明的物质消费逐步转化为一种意识形态层面的美学消费。

因此,在这个大众文化消费的全球化年代里,电影、音乐、文学、设计以及各种广告、时尚媒体和社交网络对受众的影响都已经先于具体产品/事物而产生了。

也许你没去过纽约,但你一定看过关于纽约的电影,读过关于纽约的书,见过纽约的照片。

那些形象和你对它们的自我理解,都先行于一个真实的、物理的、具象的纽约城的存在,已经扎根在你的脑海中里了。以至于,有一天你来到纽约,你还是希望它是你脑海里的样子,或者你会按照你脑海里的理解去“选择性”地体验和观看这个城市。

这个关系用一句很流行的话说,就是“究竟是电视剧模仿现实,还是现实模仿电视剧啊?”

就如同迪士尼世界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关于“童话”、“天真”、“Magic”的形象和概念,所以人们去迪士尼乐园后都会不自觉地按照他们宣传的理想行为做起来。整个迪士尼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仿像”;同理,纽约也是一个巨大的“仿像”。

所以,设计师在创作关于纽约风格的设计里都会不自觉地使用黑白灰色调,因为在“纽约”这个大仿像里,在人们的脑海里,在人们的记忆里,在人们的想象中,纽约就是黑白灰的。

在真实和拟真的设计/理解之间,我们的意识形态在理解和想象的深处已早就分不清他们的界限了。“仿像”被模仿到极度“真实”之后,它就是一种“超现实”的存在了。

作者/了不起的苏小姐

3242 0 0
表情